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露

宁静致远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演员。出生地:沈阳 型血: O型 星座:狮子座 专业:芭蕾舞专业(6年),出演辽宁芭蕾舞团《天鹅湖》、《梁祝》等舞蹈剧,后进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学习(4年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狮子座的丛林(3)  

2007-06-22 09:18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狮子座的丛林(3) - 徐露 - 徐露
 
狮子座的丛林(3) - 徐露 - 徐露
 
狮子座的丛林(3) - 徐露 - 徐露
 
无论现在还是当时,我都非常感谢生命中能有这样一个父亲。
 

他了解一个真实心灵的可贵,他使我在紧张的重压下保持了对生活的渴望,让我知道天地很宽广,可以任我遨游。

 

离开舞蹈学校后,我踏入了社会,开始了自由的生活,那时,我在经济上开始自立,思想上也开始逐步成型。

 

我开始思考未来,但未来对刚走向社会的我来说,充满了困惑和彷徨,我曾尝试着做各种各样的事情,试图找到我在这个社会上的位置,或者说,试图找到我的丛林。

 

从舞蹈学校毕业后,我们班的20个同学一起分到了辽宁芭蕾舞团。

 

那时团里为我们安排了集体宿舍,就在辽歌大院里。白天上班就是训练,每天上午要训练两三小时,其它的时间都属于我们自己。

由于刚刚毕业,又值青春萌动的年纪,当时很多同学都选择了住宿舍,我也不例外,渴望住到团里的宿舍去,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自由。

但是妈妈却坚决反对,她认为那是个演员聚集的地方,太嘈杂,不适合我这个年纪。她觉得我刚刚才进入社会,对很多事物的看法还没成型,还缺乏正确判断的能力。

但妈妈并没有强硬地让我接受她的想法,而是耐心地给我提建议,希望我住在家中,并且为我报名参加了一个成人高考补习班……

这一切都对我今后的成长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现在想想,妈妈的决定真的很正确,要是这个风筝放飞了,没有了线的牵引,真不知我会飞到哪里去。

 

人在长大的过程中总是会受到这样或那样的影响,有些是来自家庭,有些则来自社会,在你不经意的时候,不知不觉就影响了你,让你变成另外一种样子。

 

我家当时住的离辽歌大院很近,就没有住在团里分的宿舍,骑自行车的话10分钟就到了,妈妈所属的辽宁儿童艺术剧院也在那个大院里,所以差不多每天早饭过后,我便会和妈妈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上班。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,早晨的空气又特别的清新,在初升的太阳里,我们母女俩身披霞光缓缓而来……

那是一个多美的画面,那样的日子真令人怀念。

人生往往是那些最不曾留意的点滴,却让你回忆起来最为感动。

  

我开始快乐地享受从家里到团里两点一线的幸福生活。在家我是个乖乖女,在团里我是个听话的团员,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。

生活是一汪平静的湖水,你一看便清澈见底。 

 

每天晚上夜校,父母都会轮番地去接我,我也总是在黑夜里看见他们的身影才会安心的微笑起来。

 

那段时间,我还被团里选为辽宁芭蕾舞团的团委书记。

那时候,夜总会开始兴起,为了更吸引人,许多歌手演唱时,都需要一些伴舞。

当时跳一场大约三十多块钱,一个晚上跑两、三个地方,一个月下来可以有三千块钱左右的收入。那是九十年代初期,这些收入在当时已经属于非常高的了,可以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,而那时我们月工资才一百多块钱,独立幸福的生活是要以金钱作为依托的,很多同学在毕业的最初几年选择了这样的生活。

 

在父母羽翼下的我没那么勇敢,可能是传统教育太根深蒂固了,既向往跟同龄人一样,又隐约觉得自己不适应那样的场合。

 

于是,有段时间便开始责备父亲,认为他灌输给我的那些人生道理在社会上一点也不实用。每逢此时,他总是一笑了之,偶尔他也会自嘲教育孩子的方式如今在社会上已经行不通了。

 

但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阅历的加深,开始理解父母当初的指导才是做人终生不变的原则。

  

那段时间,我跟团里的一位舞蹈编导正好排练了一段现代芭蕾舞,用的是恩雅的曲子。

当时恩雅刚刚开始流行,恩雅的歌给了我完全崭新的音乐概念,她天使般悠扬的声音,像是初夏时节从很远很远地方飘来的清风,风里面没有灰尘和杂质,在阳光的射线里徐徐浮动……

 

未及细看歌词以前,我不知道她在诉说伤感还是欢跃,可是,如果我当时伤感,就能感觉到她起落间的低回,如果我当时欢跃,便又能捕捉到她流畅中的升腾。

 

她的歌声触及到了我灵魂中的某种东西。

我觉得她像是从神话中走来的女子,美丽得无可挑剔,又神秘得令人无限遐想。

 

那段舞蹈我非常喜欢,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似的。

我喜欢的音乐,我喜欢的舞蹈概念,还有它们融合在一起时候的那种感觉,正好就是我整个人常常呈现出来的状态,自然而舒畅。

  

源于对这个舞蹈的喜欢,我开始动心,尝试着要去夜总会跳舞了。

想法很简单,同学们都这样通过自己的辛苦,自食其力,活得有滋有味,我也可以获得这样的生活。

我跟父母说,我要去夜总会做一次艺术上的实践。

爸爸妈妈都没有表示出什么意见,即不反对,也不赞许,好像只是抱着让我去尝试的心态,观望着我。

 

而也就是这唯一的一次经历,便证明了我的想法是简单和幼稚的。

对我来说,夜总会是不适合我的地方。不是我的丛林,我根本无法在那儿生存。

 

舞台是狭小的一块,观众离舞台很近,他们说话、喝酒,还有小姐陪伴左右,夜总会内烟雾弥漫,噪声阵阵,根本没有人欣赏台上的舞蹈。即便眼睛在看,看的也不是舞蹈本身。

 

我满怀热情,做了很多准备,像正常表演一样地准备服装和化妆,等到一切妥当,站到台上的时候,心顿时就冷了一半。

在那些无聊消遣的观众面前,我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。

 

他们哪是在欣赏舞蹈啊!我的心越跳越寒,跳了一半的时候就想下去了,只是碍于情面,强迫自己一忍再忍……

 

那天我非常失落地回到家,把经过和感受告诉了爸爸妈妈,我对他们说,我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去夜总会跳舞了。

他们立刻表现出了高兴的情绪,好像看见一个成长中的好女儿,又为自己上了人生的一课,我明白,他们是因为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而高兴。

他们是何等聪明,他们明白,不论对的还是错的,只有我自己去揣摩,去经历,才是最切实的答案。

 

其实他们并不支持我去跳舞,但他们相信我的认知过程,在绕了一圈之后,必定会回到原来的地方。

他们静静等待我回来,而我就真的回来了,因为我的丛林不在那儿。

 

节选自《蛋白质女孩》一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